新闻资讯

  • 与“春晚”之于国人对年味的意义那般,跨年晚会也在每临元旦时如期而至,伴人辞旧迎新。

  • ?第八个:你是一只丧尸,要感染各种各种人,喜欢这个的画风!!!!!!

  • 迎面走来的老奶奶

  • 在上面几个例子中,粉丝的“好意提醒”触动了偶像敏感的内心,更激起了他们的防御——退出超话、拉黑、关闭评论。

  • 光给予物体的影子

  • ■如来佛掌中的孙悟空 由此管制,不但个人是不可模拟的系统,整个文化及生命更是如此——它是一个庞大的“计算系统”,这个系统也许是在一步步解出造物主的谜题,这个谜题我们迄今无法理解。我们像个三维的细胞自动机,按自然律的简单规则,发展出生命游戏的无限复杂后果——一个奇异的形象。而就如所有不可模拟系统一样,我们的未来不可预测,茫然不知朝向何处。有些人也许对“自行发展到最佳状态”的智慧较有信心,其他人则计划、控制或是试着预测。这些人全都在系统内竞争与合作。这就好像《西游记》中的孙悟空在如来佛掌中翻筋斗,发现即使翻到宇宙尽头,也还在如来佛掌中。我们根本无法从生命游戏中跳脱出来。 推理过程虽考虑了世界本质,但都是从公理出发得到结论。人不能只靠理性来推演伦理价值,因为有不同价值的人就有不同的公理,那用生命事物来规范价值的形成呢——我们从哪儿得到指引呢? 千年以来,人类已对这类问题提出各种答案。有些人认为,在人之上的超验基础才能形成我们的价值——指的就是上帝。另外有些人则诉诸权威——教会、政党、宪法、大师或文化传承。另外一些有哲学倾向的人则基于某些普遍原理,如康德的“绝对命令”、罗尔斯(John Rawls)的“无知之幕”,及费耶阿本德的“相对民主”。现在大家应已明白,每个理性的人都接受的价值标准是不可能存在的。人类的文化呈多元化状态,需求亦多样,从残酷的到神圣无私的都有,因而有不同的价值。另外有些人则认为,我们应信任内心的感觉来确定是非。但这种信任很容易误托,个人和国家都曾因此受骗受害。那么面对道德抉择时,我们靠什么来取舍呢? 寻求伦理的绝对标准,有点像在科学中找寻绝对真理。有些科学哲学家要求永恒的科学知识。现在我们知道那不可能,科学是个选汰性系统,它受制于我们对真实世界的了解。同样地,伦理秩序体现于人类多元的文化及生存的冲突中,而非靠任何超验的、抽象的或情感的原则。我们的抉择要定位在现有权力关系,即特定社会文化环境中,而不是想象的世界里。抽象伦理原则若不能落实于复杂世界里的个人抉择,就好像脱离实验的科学。 面临道德抉择时询问要求助于哪一种指引,就好像询问一个动物物种在下一步进化时,要求助于什么力量。我们的道德行动,是否代表一种体现于文化、法律和行为之中的选汰性系统?如果是的话,我们选择出来的就是伦理秩序,就像天择之后得到的是物种的形态。

  • 16条记录

Copyright © www.wxfuxia.com 版权所有    苏ICP12345678